知识付费还能走多远?

日期: 2018-10-09 23:34:01 / 人气: 127

2016年被称为知识付费元年。当下,知识付费早已不是一个新鲜词。

中国的知识付费经济获得了井喷式发展,已初具规模。短短两年时间,知识付费“飞入寻常百姓家”,知乎、得到、喜马拉雅、分答等一大波知识付费平台走红,五花八门的产品不时掀起一波波热潮。从免费到付费,互联网上知识传播模式的变化折射出人们对于优质内容资源的需求,也再次证明了内容为王是硬道理。

相比于大学教授普遍十多万元、二十万元的年薪,“知识付费”似乎让知识变得更“值钱”了。

据《2018年中国知识付费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知识付费产业规模约49亿元,同比增长近3倍,预计2020年将达到235亿元。


知识付费怎么成了“新宠”?

知识付费如此大规模爆发究其原因有以下三点:

一是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移动通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依靠手机客户端来获取信息。

二是越来越多的人想要节约时间成本,能够“精准”“快速”地获得信息,碎片化阅读占据人们阅读生活绝大多数份额。

三是支付手段的改变,支付宝、微信等快捷支付方式为知识付费提供了快捷而简便的支付手段。

概括说来就是技术手段的支持、阅读习惯的改变以及支付方式的便捷为知识付费的爆发式增长提供了客观条件。

“这是一个会发展10年以上的市场。”知乎副总裁、知识市场事业部负责人张荣乐表示,目前知识服务行业尚处于早期,应努力形成知识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良性生态。

“让有能力的人去讲,有需求的人去学。”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毛湛文认为,知识作为一种特殊的资源可以实现共享和再分配,知识付费起到了桥梁的作用。用户的尝鲜意愿较强,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各种名目的知识付费产品快速增多,当行业供需变化时,必然要面临用户时间和优质内容生产者的残酷争夺。

知识付费还能走多远?

一些知识付费平台及付费产品的成功快速吸引了大量知识付费领域的新进入者,一时间,“乱花渐欲迷人眼”。随着知识付费的走红,资本一拥而上,版权、产品打开率和复购率下滑等困境也凸显出来。

不少人认为,知识付费只是让人们通过“买买买”的方式缓解了焦虑情绪,但并没有真正增加自身拥有的知识。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高级经济师郭全中认为,由于知识更新换代的速度加快,从业人员也在一定程度上产生了“知识焦虑”,在互联网带来海量信息的同时,也带来了严重的信息过载,增加了知识筛选的难度,这同样助长了人们的焦虑情绪。

湖南长沙一所高校的陈老师,曾是知识付费产品的忠实用户,花上千元购买了若干课程,包括国学、插花、理财,等等。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她发现很多知识付费产品“变了味”:“我跟风买了几次某知名主讲人的课程,但发现主讲人只在课程里讲段子、‘抖机灵’,或分享一些虚无缥缈、毫无实际操作意义的成功学理论,课程内容价值不大。”

事实表明,在商业模式大行其道的投资偏好中,仅仅凭借“概念”或“讲故事”不可能打造出真正的、可持续的繁荣。在创新创业热情高涨的时代,专注核心技术和坚守实业思维,显得更为迫切和难能可贵。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知识付费的本质是传播知识,互联网经济则是关注度经济。知识付费平台如果过度追求短期利益,不在优质内容方面下功夫,就会让这一模式走入死胡同。”

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张利洁认为,对于知识付费供给侧而言,在内容严格把关之后,不但要对接、服务用户的需求,更要引导用户的需求,不能盲从。

《十万个为什么》中“软件一定要收费吗”词条下写着:“自从软件即服务兴起以后,靠软件收钱的人,赚的钱越来越少;而软件不收钱靠服务收钱的人,赚的钱越来越多。”仅以此作为结论,让我们理解一个变得更年轻的世界。

综稿来源:人民日报、经济日报、科技日报、学习时报、网络传播杂志、光明日报、中国科学报

综稿编辑:何迪雅 排版编辑:何迪雅

本文转自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在致电 0755-88820392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