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偿语音问答平台为何会火

日期: 2018-06-17 22:42:28 / 人气: 435

互联网瞬息万变,每一刻每一秒都有很多新形式新产品涌现,行走其中,怎样才能紧跟潮流,又谙熟其门道呢?本报新媒体部特以新媒体从业者的视角,邀请互联网资深专家,为读者介绍解读最新最有趣的互联网产品。本期我们就来聊聊近期大热的付费语音问答平台。

扬子晚报新媒体记者 王梦晓 姚璇

付费语音问答平台火了

动动嘴皮“躺着把钱赚”

2016年5月15日,知识技能共享平台“在行”推出新产品“分答”,上线一个月,拥有百万付费用户,还成功吸引王思聪、章子怡、周国平、Papi酱、不加V等众多明星、网红入驻。但在6月6日,知乎旗下产品“值乎”推出3.0版本,产品模式、功能设置上与此前的“分答”几乎完全一致,引发网友热议。套用一句老话:“知乎和果壳,必有一战。”在付费语音问答这个工具上,二者短兵相接。

关于付费语音问答,还要从今年愚人节说起。4月1日,知乎推出了“值乎”,一种类似“内容刮刮乐”的活动。用户关注知乎公众号后可以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自己的打码信息,而其他人必须付费才能看到,付费后觉得满意钱就归作者,不满意钱就归知乎官方。当时,这项小活动刷遍了朋友圈。

紧接着5月份果壳推出了“分答”。“分答”作为问答平台,不仅欢迎所有人来回答问题,更鼓励大家提出问题,创造了提问者与回答者双盈利模式。所谓的“双盈利模式”就是“问题回答者”,介绍自己擅长的领域,然后给自己的答案定个价。其他用户感兴趣就可以付费向其提问,回答必须是时间限制在60秒内的语音。作为围观群众如果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感兴趣,可以付费1元选择“偷听”。“偷听”所获的总收入,提问者与回答者五五分账,当然平台方抽走所得10%。

6月6日,知乎在“分答”火爆20天后,推出了“值乎”3.0版本,产品模式、功能设置上与“分答”几乎完全一致。面对这激烈的竞争,有网友甚至调侃说:“值乎PK分答,不怕流氓有文化,就怕文化人耍流氓。”

其实,果壳的“分答”与知乎的“值乎”,都是知识变现、知识共享的探索。在付费语音问答这个工具上,不管它俩谁效仿谁,这番的你追我赶,让我们对动动嘴皮就能“躺着把钱赚”这事更加好奇。

作为中国最早提供微信公众号内容数据价值评估的第三方机构新榜,前不久发布了“分答收入排行榜”。王思聪当仁不让地以回答32个问题赚23.8万元得了第一,畅销书作家“ayawawa”以入账8.9万位列第二,作家、情感咨询师“不加V”则以8.1万获得第三,章子怡以7.8万排在第四。纵观榜单前20名,几乎都是名人、大V、网红,不少人提出质疑,这样的付费语音问答,说到底还是在玩名人效应,普通用户要如何从中分杯羹呢?

普通用户赚钱要会“提问”

领域专家成为新追捧点

除了网红、名人、大V,我们身边就有通过玩“分答”赚钱的。扬子晚报文化部主任鞠健夫就是其中之一,他的体验感受是:“谁想出这么个充满人性化的创意,真是服了他了。”

20天体验下来,鞠健夫赚了9千多元,他说已有20多人因提问他而一起挣钱了。对于很多人认为只有名人明星公众人物才挣钱的想法,鞠健夫给出了否定的回答:“我看那些提问的人大多不是名人,他们和回答者一起分钱,高的有大几千近万的偷听量,少的有数百,平分,不是挣钱了?前提是要问出大家想看的问题,能吸引众人的。”

鞠健夫告诉本报新媒体记者,问他的问题大多是知识常识类的,比如:“如何判断孩子音乐方面有没天赋?”“练习乐器的时间是不是越长越好?”“在没有监控和目击者情况下老人能不能扶?”这些问题鞠健夫以个人的分析和经验与大家交流,提供思考方向,有家长评价偷听后解决了困扰多时的问题,信息反馈过来,他很有满足感。

鞠健夫在“分答”中不仅是问题的回答者,同时也是问题的提出者和答案的“偷听者”。鞠健夫对本报新媒体记者说:“我也会去提问一些专业人士,那么多专业人士在这儿,我如获至宝。举例子吧,假如你去医院看病,后边还有病人等着,你多么想请医生多说一句话吧,不行,医生忙和累,没时间与你聊,这里好,我只花了1元钱,就听到了60秒的专业回答,性价比高。一段金句,一个建议,一个分析,一个评判,我的收益,岂是1元钱能够换到的?”

本报新媒体记者了解到,通过“分答”赚到的钱,鞠健夫除了发红包外,基本用在自己参与的公益活动中。他说:“虽然目的不是赚钱,但确实是‘躺在床上挣钱’。”

用户定义身份的方式改变了

愿意为有价值的内容付费

其实,现有的无偿问答平台很多,类似知乎、豆瓣、澎湃问吧,为什么偏偏需要付费提问、获取答案的“分答”就火了呢?就此,本报新媒体记者采访互联网创业者、作家梅小排。梅小排告诉记者:“我们最早是网民,信奉自由、分享、联通的互联网精神,但是后来我也意识到,付费问答是应该的。中国没有为知识付费的习惯,但是在一个知识推崇的时代,为知识付费是应该的。例如律师、咨询顾问、公关顾问他们每小时都是有稳定的定价的。”

“分答”如此火热,是否说明人们已经接受了“知识付费”的观点呢?号称新榜第一网红的榜哥则认为,与其说人们接受了“知识付费”的观点,不如说人们更愿意为有价值的内容付费。“分答上传播的是否是‘知识’取决于我们对知识的定义,但目前分答上最火的问题大都是偏娱乐的。不过,如果把知识定义成‘有价值的内容’,知识传播的有偿化命题是成立的,在经历了信息大爆炸带来的信息过载困扰之后,人们对有价值内容的付费意愿正在提高。”

那么,为什么人们愿意付费获取有价值的东西呢?中国最大的社会化媒体精准广告投放平台微播易副总裁徐志斌给出了一个新的观点:“用户定义自己身份的方式发生了变化。”

徐志斌对本报新媒体记者说:“为什么会有人愿意花钱去听答案?为什么会愿意根据自媒体的推荐去买东西去消费?实际上是因为中国的购买比重在微信中增长了三倍(大概是13%增长到31%),这个比重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原因就是用户定义自己身份的方式发生了变化。比如我是你的粉丝,那么我就会去关注你,加你好友,你分享的我都去点赞、评论、转发,以便跟你建立联系。但是这个‘分答’不一样,你的生活方式是什么样的,我可以直接问。若你喜欢咖啡,那我就可能通过你的回答直接去买咖啡。这就是左右和推动这一变化的原因,你回答得棒,我愿意付费,我愿意打赏你,我愿意买你所推荐。”

虽然“分答”这样的付费语音问答平台,在运行机制上还存在一些争议,网友对其是否会沦为一个“八卦集散地”也深表怀疑,但至少“分答”构想的蓝图为社交软件的运营模式打开了新局面。至于今后它是否会偏离跑道,或只是昙花一现的短暂狂欢,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本文来源: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


现在致电 0755-88820392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